CTC(差旅网)报告:中国国内差旅量开始逐步回暖

    CTC的差旅经理成员和一家中国领先的新生代差旅管理公司都已看到一些振奋人心的复苏迹象, 表明了中国国内差旅已经开始逐步回暖。CTC差旅市场情绪调查(于2020年3月中旬启动)将持续跟踪亚太地区CTC差旅经理成员每周报告的差旅批准情况。

    国内旅行批准自上周(从2020年4月6日开始)首次被观察到有上升迹象,且在最新的周报(从2020年4月13日开始)中得到确认,有8.7%的受访者报告了国内批准的增长。所有表示国内旅行批准正在逐步增长的受访者都位于中国 (除一名受访者是位于澳大利亚,其参与了政府主导的旅行遣返工作)

    图表 – 过去几周内中国国内旅行批准量是否上升?是(%)

    来源:CTC 差旅市场情绪调查 (附注:第1周 = 2020年3月16日;第2周 = 2020年3月23日; 第3周 = 2020年3月30日; 第4周 = 2020年4月6日;第5周 = 2020年4月13日)

    DTG大唐商旅是中国发展最快的新一代数字化旅行管理公司之一,其向CTC表示,自2020年1月下旬开始实施初步封锁和公司旅行禁令之后,中国境内的差旅市场正在逐步反弹。

    DTG 大唐商旅开发了多种在线预订工具,可为差旅客户提供所有出行的必需服务,该公司告诉CTC,其系统内2019年中国的平均每月国内航空旅行数量约为4700万次。该数量在2020年1月下旬到2020年2月大幅度减少,直到2020年3月,国内航空旅行数量才恢复到990万次,仅达到2019年月均值的五分之一。

    DTG大唐商旅表示在2020年3月航空流量有了进一步的改善。预计到2020年4月,国内航空流量将上升至先前水平的35-40%,到2020年5月将恢复至50%。

    2019年,中国的差旅市场总额(航空,酒店,铁路和道路)约为人民币2,660亿元,高于2018年的人民币2,260亿元和2017年的人民币1,900亿元。其中航空旅行在2018年约占总额的81%,国内旅行对比国际旅行的比例约为75:25。

    图表 – DTG大唐商旅的中国每周差旅数量:2020年1月至3月

    来源: DTG大唐商旅

    一些中国公司的差旅经理看到了复苏的曙光

    DTG大唐商旅的资料反映了来自中国的差旅经理的个人报告,该报告表明了差旅需求已经在逐渐的恢复。

    CTC在中国成立了以差旅管理人员为主的工作组,代表一些全球最大的企业去深入了解中国差旅市场的趋势。 CTC中国工作小组成员所在的公司每年在公司差旅上的支出约为1亿美元。

    根据最近的工作组电话会议反馈,一些“复苏的种子”正在萌芽,大约有一半的工作组成员报告称国内旅行的批准和预订正在“解冻”。

    一名工作组成员表示,前三笔的国内预订发生在2020年4月初,是为了让核心工作人员及时对工厂进行勘查。 另一位成员表示,自2020年3月中以来,国内旅行的周环比增长率为50%,但是现阶段只有与供应商的紧急会面才能推动旅行申请,所以增长的起点仍旧很低。

    这两种情况中的增长,都得益于自2020年1月下旬起实施的严格的中国国内旅行禁令得到了放宽。其中一个重大的变化是国内旅行不再需要公司全球或区域级别的行政领导批准,而是将批准权下放给部门负责人。但是,所有CTC中国工作组的成员都还仍受国际旅行禁令的影响而被禁止出国,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还将继续持续这种状况。

    中国国内座位数量恢复到2019年水平的75

    中国的国内差旅市场因其丰富的航班选择和班次相较于其他大多数国家颇具优势。一旦取消禁令并放宽旅行限制,中国的差旅买家预订旅行就会相对容易很多。

    然而在其他一些停飞措施已经生效的市场上,找到想要预订的航班并非不可能,但也将是十分困难。 中国航空公司目前还在运营着一个骨架化的国际网络,以提供紧急选择。

    图表 – 中国每周国内总座位数量增加到2019年水平的75%(百万)

    来源: CAPA – 航空研究中心 and OAG (附注: *这些数据至少在2020年4月13日之后的6个月内具有预测性,并且随时可能发生变化)

    买家担忧航空旅行和差旅管理公司状况

    在中国寻找航班可能并不是主要挑战。相对的寻找愿意从机场出行的旅行者可能才是症结所在。CAPA-航空研究中心名誉主席彼得·哈布森(Peter Harbison)先生告诉CTC,“现在机场有着不可回避的关心健康和安全的义务,而且它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不断的提起,健康管理自此之后将变成一个更加艰巨的挑战。 没有政府会像之前忘记SARS一样忘记这一次的危机”。

    哈布森先生接下来补充道:“我们一直在谈论在飞机上(空气得到充分净化的地方)坐在他人旁边,但是更大的风险通常是机场拥挤的环境,因此客流必须被更好地监控,并且在进港和离港时的检测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意味着主要的基础设施和流程将发生重大改变。回看一下911之后的安检的改变而带来的不便,试想着把它放大三倍。”

    CTC中国工作组的成员报告说,中国国内的旅客对乘坐高铁甚至是自驾来代替航空旅行的观念与日俱增。一些成员还同时提出了对机票价格上涨的担忧,以及酒店日均房价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下降。中国的增值税改革对酒店业造成的影响,同时也引起了许多工作组成员的注意。

    工作组的其他成员表示,随着市场的解冻,他们对TMC(差旅管理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运营能力是否能保证正常的旅行预定而表示担忧,并且对旅行供应商进行更多的风险评估成为了一个更为普遍的现象。

    航空产业将经历巨大的变革,尤其是在中国以外的地区。 CAPA -航空研究中心的彼得·哈布森(Peter Harbison)先生表示,“航空产业将需要更长远的思考”。他解释道:“事情将永远不会是过去那个样子,更不用说指望在2021年反弹了。先不说会不会出现新的病毒类型,就目前而言,COVID-19仍将非常的活跃,至少要等到广泛的接种疫苗为止。然而有效的疫苗很有可能要到2021年底才能出现。 “活跃”即意味着死亡”。

    根据哈布森先生的预测,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地区摆脱危机的速度将比世界其他地区更快,因为一些亚洲国家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 “国内市场将恢复的最快。而国际市场则将需要一些时间。这将由基于健康监测和人员流动的国际公认标准之上,对整个旅行链进行全面的重新评估以及重铸的进度来决定。”

    他继续补充道, 疫情在中国和亚洲的一些国家看似在很大的程度上得到了控制 – “但是他们仍然会忌惮海外旅行而导致的再次感染。 只有在出台了相应的国际公认的标准之后,事情才可能会变的比较容易些。” 哈布森先生说。

    More Like this